元成宗,又称完泽笃皇帝,名铁穆耳。是世祖之孙。父皇太子真金,母徽仁裕圣皇后,弘吉烈氏。元至元二年(公元1265年)生,元大德十一年(公元1307年)卒。终年43岁。公元1294~1307年在位。

一、次子为储母宠得位

铁穆耳的父亲真金,是元世祖忽必烈的次子。至元十年(公元1273年),而立之年的真金被立为皇太子,但他对忽必烈重用阿合马等权臣不满,与忽必烈有很深的隔阂。至元二十二年,因被诬阴谋夺位,真金忧郁而死,这时铁穆耳已长大成人,率兵平定乃颜余党的叛乱,镇守北部边境。真金之死,对年逾古稀的忽必烈打击很大,使他在重新确定继承人的问题上格外慎重,一拖就是8年。一直到1293年,忽必烈正式册封孙子铁穆耳为皇太子,授与他皇太子宝玺,并派宠臣玉昔帖木儿辅佐铁穆耳,坐镇北境。

至元三十一年正月,元世祖忽必烈病逝,各宗室诸王会集上都(今内蒙古正蓝旗),议立新君。铁穆耳得到使臣禀报,奔赴上都。此时,虽说祖父生前指定他为皇位继承人,但如不经过参加忽勒台(诸王大会)的诸王、贵戚的推选,就不能继位,而且大哥甘麻剌常年在漠北领兵,镇守要塞,拥有较大的势力,又是忽必烈长孙,继承皇位也有充分理由。几天后,不甘心帝位旁落的甘麻剌也匆忙赶到上都,并得到了一部分诸王、大臣的拥护。但他们的母亲伯蓝也怯赤(阔阔真)向着幼子铁穆耳,决定拥立铁穆耳。她取得了重臣玉昔帖木儿和伯颜的支持。

至元三十一年四月,由伯蓝也怯赤主持忽勒台大会,选举新皇。玉昔帖木儿对甘麻剌施加压力,甘麻剌见势,料定不是弟弟的对手,忙表白愿为新皇效力,仍领兵镇守漠北。与此同时,伯颜得到中书右丞相完泽、平章不忽木的支持,手执长剑,声色俱厉地宣读先王遗诏,力陈铁穆耳是合法的皇位继承人。众人胆颤心惊,不敢反对。四月十三日,在诸王、大臣的簇拥之下,铁穆耳登上皇位,是为成宗。这时他30岁。

二、内承祖制外修友邻

成宗是在权臣和母后的拥戴下登上皇位的。在用人方面,他基本上保留了世祖晚年当政的原班人马。世祖晚年起用的中书右丞相完泽和平章政事不忽木仍任原职,朝中之事,成宗一般采纳他们二人的意见。辅佐登极的伯颜和玉昔帖木儿分别被授予太傅、太师之职,但不久二人相继去世。

为了争取蒙、汉儒臣的拥戴,成宗下诏崇拜孔子,在京城建起孔子庙学,选名儒雅士担任学官。大德二年(公元1298年),起用深受儒学熏陶的哈剌哈孙担任中书左丞相,大德七年,完泽去世,哈剌哈孙继任为中书右丞相。

成宗在任用蒙、汉儒臣的同时,也学着祖父的样子,用色目官员管理财政。上台后几年政治相对稳定。

在对外问题上,成宗即位后下令停止对外用兵,恢复与周围各国的睦邻关系。至元三十一年(公元1294年)四月,成宗派礼部侍郎李b等人诏谕安南,敦睦国交。大德三年,他又遣普陀山住持和尚宁一山乘商船出使日本,此后,元朝与安南、占城之间,使节往来不绝,中日双方的民间贸易也比较活跃。成宗当政期间,元朝与缅甸的关系十分密切,大德元年,成宗册封普哇拿阿迪提牙为缅甸国王,又在缅甸与云南之间,开辟了驿路。

元朝前期,诸王叛乱一再发生,忽必烈虽成功地平定了阿里不哥、乃颜等人的叛乱,但在西北边境,察合台汗国的海都、笃哇等人长期与元朝中央政府为敌。

面对叛军咄咄逼人的攻势,立即派叔父阔阔出、驸马阔里吉思等人驻防西北,抵御叛军,双方一再发生战争,互有胜负。大德六年(公元1302年),在笃哇的扶持下,海都的儿子察八儿继承了察合台汗国的汗位。在元朝军队的重创之下,笃哇、察八儿与中央政府和解。大德七年秋天,笃哇、察八儿派使臣抵达元廷,请求双方罢兵,通一家之好。成宗接受了他们的请和要求,下令在元廷与笃哇、察八儿辖区之间设立驿站,以便利双方使臣往来。成宗与西北诸王的和解,结束了长达40多年的皇室内争,重振了中央君主在西方诸汗国中的宗主地位。成宗还遣使臣与笃哇派出的使臣一同前往波斯,向新即位的伊利汗完者都(合儿班答)通告双方恢复和平的消息。大德九年五月,完者都将这一事件郑重地函告法兰西国王腓力四世和英吉利国王爱德华一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