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中国所有朝代当中,宋朝应该是经济最繁荣、市场最发达、外贸最活跃、商人最自由的朝代,同时也是国民生产总值最高的朝代。

据经济史学家估算,宋朝的富裕程度空前绝后,不仅远迈汉唐,而且超越明清,据说其国民生产总值已经占据当时全世界经济总量的一半以上。

宋朝走街串巷零售日用品的货郎宋朝走街串巷零售日用品的货郎

但就是在这样一个伟大的朝代,饮食安全堪忧,制假贩假盛行。

宋朝遗老吴自牧写过一本《武林旧事》,该书在历数南宋临安种种繁华之后,话锋一转,提到了制假贩假:“卖买物货,以伪易真,至以纸为衣,铜铅为金银,土木为香药。

”临安市场上的奸商俯拾皆是,以次充好,他们用纸做衣服,用铜充黄金,用铅块铸造银锭,用杂树冒充檀香,无论哪个行业都充斥着假货,令人防不胜防。

南宋进士袁采也说过:“忠信二事,君子不守者少,小人不守者多。且如小人以物市于人,敝恶之物,饰为新奇;假伪之物,饰为真实。如绢帛之用胶糊,米麦之增湿润,肉食之灌以水,药材之易以他物。

巧其言词,止于求售,误人食用,有不恤也。”(《世范》)君子能做到诚信,小人做不到诚信,就拿那些市井小贩来说吧,他们习惯用坏的冒充好的,用假的代替真的。

为了牟取暴利,这些人在丝绸和麻布上涂胶,以突出光泽;在粮食和鲜肉里注水,以增加重量;甚至在药物里造假,连顾客的健康和生命都不顾了。

制假假肉、假茶、假钞

现在饮食领域制假最突出,好多小作坊购置了专业的生产线,将进价低廉的猪肉和鸭肉打碎重组,“拼贴”成售价昂贵的牛肉和羊肉,源源不断地流向饭馆和菜市场。宋朝也有这样的作坊,能将进价低廉的死马肉“加工”成售价昂贵的獐肉和鹿肉。

王安石有一同年进士,名叫苏颂,此人在东京汴梁定居过,调查过死马变獐鹿的黑幕。他说东京曹门外有两大作坊,一个作坊专门制造豆豉,另一个作坊专门收购死马。

死马很便宜,买到手以后,剥皮取肉,切成大块,先用烂泥埋起来,过一两天刨出,看着会很新鲜,但是不能吃,腐肉的味道太浓。

为了祛除异味,收购死马的作坊大量采购豆豉,用咸豆豉来腌制和炖煮马肉,炖上一天,无论颜色、口感还是味道,都跟獐肉鹿肉没什么区别了。苏颂从曹门那里经过,“早行,其臭不可近,晚过之,香闻数百步。

”(苏象先《丞相魏公谭训》卷10《杂事》)早上臭气熏天,是因为刚刚刨出死马;晚上香飘数里,则说明腐烂的马肉已经被加工成獐^和鹿脯,可以批发给小贩,让他们去酒楼饭馆推销了。

现在北方喝茶的人渐渐多了起来(三十年前大部分北方人民不懂得喝茶,想喝也喝不起),好茶供不应求,于是有人造假,在劣质毛茶里添加不同种类的香精,能做出任何一款你想喝的茶叶,包括名贵的“极品龙井”和“云南古树茶”。

宋朝也有人制造假茶,其方法是往散茶里掺杂枯草,往茶粉里掺杂米粉,或者在坏茶外面裹上好茶,制成真假难辨的茶砖。宋徽宗说:“又有贪利之民购求外焙已采之芽,假以制造;碎已成之饼,易以范模。

”(《大观茶论》)意思是连进献给皇帝的贡茶都有人假冒,将国营茶厂生产的好茶和私营茶厂生产的劣茶混合起来,压成小巧玲珑的贡茶茶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