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朝楼市 颇似当下

教育差、看病难、吃不饱,农村人口涌向城市限购第二套房

同样实行过“招、拍、挂” 贪官房产无数,“房叔”、“房孙”遍地开花

◎李开周

我研究过历朝历代的房地产交易,我觉得在已经逝去的所有朝代当中,宋朝楼市跟我们今天是最相像的。

现在农村里的人喜欢去城里买房,小城市里的人喜欢去大城市买房,一切资源都往大城市流动,致使一线城市的居住需求越来越旺,居住成本越来越高。宋朝也是如此,南宋士大夫洪迈写道:“士夫发迹垄亩,皆谓父祖旧庐为不可居,而更新其宅者多矣。复以医药非便、饮膳难得,自村疃而迁于邑,自邑而迁于郡者亦多矣!”宋朝的农民稍微有点儿余钱,都会翻修翻修自己的房子,如果有更多的余钱,他们还会离开村庄,搬到县城里住,甚至从县城搬到省城里住。不是说中国人“安土重迁”吗?不是说古代农民不到走投无路的时候就不愿意背井离乡吗?为什么宋朝人一有钱就想在城里安家呢?因为农村的生活环境太差了,“医药弗便、饮膳难得”,没有好大夫,没有好饭馆,没有好老师,看病难,吃饭难,小孩子也上不到好学校,为了子孙后代将来能受到好的教育,长大了混他个一官半职,当然要从农村搬到城市、从小城市搬到大城市了。

现在一线城市的房价居高不下,绝大多数工薪阶层都买不起,要么按揭,要么租住,有的当房奴,有的做蚁族,宋朝是不是这样呢?我看差不多。北宋士大夫王禹在《小畜集》中写道:“重城之中,双阙之下,尺地寸土,与金同价,非熏戚世家,居无隙地。”京城房价非常高,寸土寸金,如果不是皇亲国戚和世家大族,你在这座城市里很难拥有自己的不动产。南宋哲学家朱熹则说:“且如祖宗朝,百官都无屋住,虽宰执亦是赁屋,自神宗置东西府,宰相方有第。”宋太祖和宋太宗在位的时候,首都住房非常紧缺,国家干部都买不起房子,连宰相都要租房,直到宋神宗即位,给高级官员盖了福利房以后,宰相们才算有了窝。普通市民就更不用说了,买不起小房,租不起大房,只能做蚁族:“四邻局塞,半空架版,叠垛箱_,分寝儿女。”(陶Y《清异录》)四户人家局促在一个小院子里,每家住一个小房间,都拖儿带女,孩子们没地方睡觉,怎么办呢?在空中架一块木板,把房子改成复式,把箱子叠拼起来当床,让儿女睡在上面。

前几年房价涨速过快的时候,政府搞过限购,而大宋朝廷也搞过限购:限制京官在京城购买第二套房。例如宋真宗大中祥符七年诏令:“现任京朝官除所居外,无得于京师购置产业。”当时之所以会出台这样的诏令,一是为了限制兼并,二是为了平衡住房市场上的供需矛盾,让老百姓有房可买。

现在政府出让国有土地给开发商,用的方式是招、拍、挂,即招标、拍卖、挂牌。宋朝朝廷同样是这样卖地的,不过当时不叫招标和拍卖,而是叫做“实封投状”:朝廷公布地块和底价,有意向的买家把自己能出的价钱写在纸上,装到信封里,投进朝廷指定的标箱,报价期满,朝廷开箱,公开念出各人的报价,出价最高者可以买到地皮。

现在贪官多如牛毛,这些贪官还狡兔三窟,普通老百姓一套房都买不起,他们一人能买几十套甚至几百套,所以住房市场上的两极分化非常严重。宋朝有没有出现过这种变态现象?当然出现过。就拿南宋初年来说吧,“中兴四将”之一的张俊(此人陷害过岳飞)虚报兵员,大吃空饷,宋高宗在杭州分给他一幢别墅,他又在苏州、镇江、绍兴、嘉兴、南京等五地分别购买和兴建豪宅,名下房产不下万间。奸相秦桧贪污的财富更多,房产也更可观,据陆游说,秦桧死后,新即位的宋孝宗查抄他的家产,光秦桧的孙子秦埙名下就有六千亩地和十三处房。再看北宋末年,宋徽宗豢养的奸臣何执中在开封涉足房产开发,买地建房用于出租,“日掠百二十贯房钱。”(董k《闲燕常谈》)平均每天光收房租就能收到一百多贯,而当时他一个月的薪水只有两百贯。与此同时,普通百姓正在为月底交不起房租而发愁,甚至于跑到街上向人乞讨“房钱”。宋朝人所说的房钱,其实就是我们今天说的房租。

当然,宋朝房地产市场也有跟今天不一样的地方,其中最大的区别是战争因素――宋朝房价特别是南宋房价之所以暴涨,主要是因为战争造成的。

北宋末年,金兵攻宋,开封很快沦陷,黄河以北的人民不愿做亡国奴,跟着皇室往南迁,最后在杭州、苏州、南京、长沙、镇江等地定居,致使当地人口剧增,房荒严重,这一问题直到南宋灭亡都没有得到根本解决,所以江南各大城市的房价才一直居高不下。而我们今天就不一样了,现在的问题不是住房短缺,而是空置房太多,就连北京都有几十万套空置房(一说上百万套)。一边是商品房大量空置,一边是房价继续走高,这才是两宋三百年内没有出现过的一大奇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