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述蒙古族的起源,我们可以从“失韦”这个名字开始,其见于《魏书》,属于和鲜卑、契丹同一语族的室韦各部落。“蒙古”这个名称最早出现在《旧唐书· 北狄·室韦传》,书中记载着室韦各部落中的一部“蒙兀室韦”。蒙兀就是蒙古的音译。室韦各部的生活范围在今天的洮儿河以北,西至呼伦湖,东至嫩江,北 至黑龙江的地域内。就蒙兀室韦而言,应该是在大兴安岭以北的额尔古纳河附近。在宋辽金时期的汉文史籍中开始出现“萌古”、“朦骨”、“蒙古里”等异译。成 吉思汗建国后,金国降人在协助写书中写汉文文书时用“蒙古”这一译名,从此这一名称被蒙古人统一使用。

  不过在游牧民族起源的历史上总 是充满了传说。在《秘史》上讲述蒙古人起源的情节大致是这样的:一只奉天命降生的苍色的狼,它的名字叫“孛儿帖赤那”,它爱上了一只叫“豁埃马阑勒” 的白色母鹿,并和它相配了,它们一同渡过腾汲思海子,来到斡难河源头的不儿罕山下,生下了一个名叫“巴塔赤罕”的人,他就是蒙古族的祖先。狼和鹿结合后生 出人来,这当然是不可能的。不过在这段传说里却反映出原始文明中的图腾文化。

  公元10至12世纪,蒙古高原各部先后受辽、金的统治。 他们逐渐西迁,与定居在蒙古草原上的突厥部落相接触,并从原始的狩猎民族转变成游牧民族,但社会组织形式中仍然残留着相当的原始氏族制度,并对其社会诸方 面有着重大的制约和影响。在家庭组织形式中,一个男人,能供养多少妻子,就可以娶多少妻子。长妻的地位在众多妻子中最高。另外还保留着父死娶母,兄死娶嫂 的原始陋俗,男人可以娶姐妹为妻,姐妹也可嫁给父子。这样蒙古人便依照血缘关系结成了他们的氏族部落。在12世纪较大的部落有塔塔儿部(斡孛黑)、泰赤乌 部、克烈部、乃蛮部和蔑儿乞部。12世纪后期,原始的集体游牧方式逐渐为个体游牧代替。私有财产积聚,出现贫富分化,在蒙古氏族成员中产生出显贵家族,其 代表人物被称为“那颜”。那颜们拥有自己的战士,他们被称为“那可儿”。那可儿为那颜服役、征战,“那颜”则供给他们衣食,并将战争中缴获的物品、人畜作 为战利品分发给他们。所以12世纪的草原蒙古人既保留着相当的原始氏族制度成分,同时也构建起了简单的奴隶制度。需要说明的是,在蒙古部族的形成时期,那 颜的身份与地位都非常高,这一点与建立蒙古帝国以后是不同的。在蒙古帝国时期,那颜也属于统治阶级,但与王子们有君与臣、主与仆的严格身份差别, 大汗是国家首脑,又是全体成吉思汗家族的大宗主,尽管那颜的身份依旧是世袭的,可身份从本质上发生了改变,他们从一个部落中的贵族或首领变成为成吉思汗家 族的属民,地位是不可能与他们的主子——成吉思汗的子孙们“齐等”的。

  12世纪的草原蒙古各部间受金国分化政策的影响,为了牧场与人 口,相互间不断地进行着灭绝性的厮杀与掠夺。历史上,统一蒙古草原,建立大蒙古帝国的成吉思汗的子孙,他们来源于今外蒙古东北的鄂嫩河(斡难河)与克伦河 (怯绿河)之间,属于孛儿只斤氏族中的乞颜部族。在《元史》中记载,成吉思汗(铁木真)的十世祖,也就是前面那个传说中的那只苍狼的第十二代后人,叫孛端 义儿。他的母亲阿兰果火原本已生有两个儿子,丈夫死后,在一个神奇的夜晚里,阿兰果火于睡梦中见到一个金色的神人来到她的卧榻前,第二天就生下了孛端义 儿。阿兰果火死后,兄弟分家,孛端义儿仅骑一匹“青白马”离去,在茫茫草原上靠夺取苍鹰、恶狼的残羹剩肉为生。后来他在其二哥合秃撒勒只的帮助下,率领族 人降伏了一批逐水草迁徙而来的牧民,从此发展起来。

  有趣的是,在《史集》中对于蒙古族的起源则有着另外一个传说。据书中记载,传说远 古时候蒙古部落在与其他部落的战争中被屠杀殆尽,最后只剩捏古思、乞颜两名男子和另外两名女子,他们逃进了额尔古纳昆山中,也就是今天的大兴安岭的山区 中,在那里长久地生息繁衍,他们的后裔逐渐形成一个个氏族。因此所有的蒙古部落都源出于最初的捏古思和乞颜两人的氏族。与第一个传说相同,在《史集》中也 提到了阿兰果火这一传奇女性,同《元史》一样,把孛端义儿作为成吉思汗的祖先。不管怎么说,孛端义儿这个人是应该存在过的,并且从他开始,一直到后来成吉 思汗的崛起,这一家族的发展史是漫长而曲折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