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部水浒传洋洋洒洒,塑造了很多英雄豪杰。比如路见不平拔刀相助的鲁达,仗义疏财乐善好施的及时雨宋江,还有三拳打死猛虎的武松。这些人行侠仗义的故事让人敬佩,不过如果现在人品评最有女人缘的好汉,当属浪子燕青。

其一,燕青漂亮。水浒传有一阕《满江红》单道燕青的好处:唇若涂朱,睛如点漆,面似堆琼。有出人英武,凌云志气,资禀聪明。仪表天然磊落,梁山上端的夸能。益州古调,唱出绕梁声,果然是艺苑专精,风月丛中第一名。听鼓板喧云,笙声嘹亮,畅叙幽情。棍棒参差,揎拳飞脚,四百军州到处惊。人都羡英雄领袖,浪子燕青。可见英俊不凡。

其二,武功好,可以做很称职的护花使者。他的看家本领是“相扑”――不是日本的那种相扑,而是一种类似现在柔道、空手道之类的摔打功夫。“自幼跟卢员外学得这身相扑,江湖上不曾逢着对手”。卢俊义是他师父,但过起招来未必是他的对手,就像很多体育项目,教练只能教,真与队员过招是不行的。黑旋风李逵在梁山上天不怕地不怕,翻了脸宋江也敢骂,唯独怕燕青。“李逵若不随他,燕青小厮扑,手到一交。李逵多曾着他手脚,因此怕他,只得随顺。”擎天柱任原身长一丈,貌若金刚,有千百斤力气,在泰安摆擂两年未遇对手,结果被燕青“头在下,脚在上,直撺下献台来”。不带兵器的单打独斗,燕青只怕会打遍天下无敌手。

其三,多才多艺,这一点很难得。梁山泊里,粗人多,武夫多,燕青却是个雅人,吹拉弹唱,样样精通。扮个山东货郎,“一手拈串鼓,一手打板,唱出货郎太平歌,与山东人不差分毫来去”。与一代名妓李师师琴箫和奏,玉佩齐鸣,黄莺对啭。师师不住声喝彩:“哥哥原来恁地吹得好箫!”唱起歌来,声清韵美,字正腔真,宋徽宗听了,青眼有加,“命叫再唱”。徽宗、师师何等人物,燕青以一不速之客,仅凭几分才艺,让二人喝彩,水平之高,自不待言。

其四,进退有度。李师师是天上人间的头牌,如果是别的人物,得到这个女子的青睐,岂不高兴的三天三夜睡不着,哪里还会想到急流勇退。燕青征服了李师师,燕青自己心知肚明,可是燕青知道自己此行的任务是什么,要达到的目的是什么。不是燕青不解风情,若不解风情就辜负了风流浪子的名头,他懂得这些,但他对女色没有兴趣。李师师露面在燕青眼里是:“别是一般风韵:但见容貌似海棠滋晓露,腰肢如杨柳袅东风,浑如阆苑琼姬,绝胜桂宫仙姊。”燕青懂得欣赏李师师,可同时他懂得自己的使命,在酒色面前把持得很稳当,而且情急之下,灵机一动,拜了李师师为姐姐,收住那妇人一点邪心,在中间里好干大事,所以书中赞:“他燕青心如铁石,端的是好男子。”

可见一个男人,能够让李师师这样的女人心猿意马,并且能牢牢的让其为自己服务,除了燕青,他人没有这个能力。而且燕青进退有度,深得李师师之流的欢心。如果评价最具有女人缘的好汉,大概除了燕青,其他人莫敢争锋。